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出国旅游艳遇
出国旅游艳遇
长话短说,有一年的冬天,阴雨绵绵,阳光普照的日子相当难得一见。每天驱车上班的路上都会让人觉得很压抑,上班的时候整个人都觉得无精打采的。

  本狼跟大多数人一样总是为了生活而奔波,忙碌了一年,到了年底,业绩也还真的是不错。春节的时候,慷慨的老板额外给了我一个大红包,还给了我半个月的时间休休假,放松一下身心,养精蓄锐,为明年的拼搏充充电。

  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业绩突出,老板给你的大红包是理所当然的。我可没这么想的,老板给的大红包,应该拿出一部分以其它方式回赠,羊毛出在羊身上。

  国人自古崇尚礼尚往来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。

  趁着假期,狼性未泯,也为了孝敬父母,我决定带着父母到泰国去走亲戚(忘了交代一下,我的家乡是个侨乡,泰国我是去过了N次),顺便买点东西送送礼。

  给父母办理护照,就跟到旅行社去办理泰国游的手续,缴费、办理签证手续。跟旅行社的人说明到了泰国,父母就离团不随团一起游玩,只有我一个人跟团,到了要回国时的那天父母就直接到机场随团一起回国。说白了也就是买了便宜的双程机票。旅行社的小姐对我说,那你是一个人,到时候要跟别的团友一起合住一个房间,也有可能跟导游一起合住。开玩笑的对旅行社的小姐说:「到时候安排个年轻的女导游去吧,我很乐意。」「你就想啊。」到了约定的出团时间,随旅行团坐着大巴出发到机场去。扶着年迈的父母上了大巴,安顿好作为后自己随便找个偏僻的靠窗位子坐下,人数不多,只有20多人,所以人到齐了车上还剩下大半空位。

  导游也上车了,稳妥起见,又一次跟大家宣布了一些规则(办理手续时有发过)。去了那么多次了,现在我是左耳进右耳出。

  车开动了,一路无语的到了机场。办理好相关的出境、登机手续后就在候机厅等着登机了。这才看了一下团友都是些什么人。这个团是三、四十岁的居多,有几对是夫妇,还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。

  其中有一对看似姐妹的女团友带着一个老妇人。那对看似姐妹的看起来35-40岁左右,大稍微丰满一点,小比较纤瘦高挑。听着她们的对话,知道她们跟我一样到了泰国也是老妈不跟团,只有她们俩跟团旅游,父母也跟老妇人聊了起来。我只是偶尔的插一两句话。知道姐姐叫露,妹妹叫雯。

  上了飞机,大家知道短途国际航班的飞机跟国内航班的飞机没多大区别,座位也是很挤的,对于我这个算是高大的南方人来说,3个人挤在一排座位上是有点难受。刚好那一航班上有一认识的空姐,她叫我到前面,跟机上安全员一起坐。盛情难却,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,途中也趁着空姐空闲的时候跟她聊聊几句,不再细说。

 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,终于到达了曼谷素万那普国机场。办理出境手续后随团出境,见到亲戚早就等候在机场出口处,跟堂姐寒暄了几句后父母被堂姐他们接走了,也就一个人随团开始了剩下的七天泰国之旅了。

  当天先是到了酒店安排住下,大家相互都基本上清楚谁跟谁住一起,我是跟另外一个男团友(他是前两天跟团,后面的离团)一起被安排在同一个房间,露和雯的房间和我们隔着一个房间,中间住的是一对夫妇。

  吃完晚饭后,大家就相约出去买点东西吃,泰国热带水果是相当好吃的。虽然国内也有得吃,不过就是很贵。

  人生路不熟的,大家都不敢走离酒店太远,转了一圈买了水果回酒店,在门口碰到了那露、雯姐妹俩,看样子她们俩是换了衣服后才出门,都穿着长裙。露显得有些臃肿,雯显得高挑,胸部看起来也不是很大,不过还是蛮挺的。礼节性的打了招呼后就各自离去。

  女人的乳沟跟时间一样,挤挤还是有的。现在的胸罩五花八门,还有一些乳贴之类的东西。所以对于没有检验过的东西,大小狼们也不必把看到的放在心上。

  回到房间,洗了水果吃了一点,又冲了杯咖啡喝了起来。同室的团友不知道跑哪去了,拿了衣服洗完澡,穿着沙滩裤,躺在床上看着听不懂的电视,迷迷糊糊的有点睡意。

  门铃声把我的瞌睡虫赶跑,开门一看,是露按的门铃。

  「都买了什么东西?」「买了些榴莲、山竹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水果。」「喝茶不?要喝的话过我们房间。」「等等,我换条裤子再过去。」「换什么换,露大咧咧的说着。」显出熟女的豪放。

  锁了门,跟着露到了她们的房间,不见雯。见到洗手间的门关着,里面传来阵阵水声。看样子雯是在洗澡了。随便聊着,才知道露40岁、雯38岁,都比我大。雯跟我同年出生,比我大几个月。

  「你都得叫我们姐姐。」「无所谓的了,都是一个称呼而已。」「谁得叫我姐姐。」雯刚好打开洗手间的门,问道。「源,他比我们小,得叫我们俩姐姐。」见到是我,雯脸上飞过一抹红霞,瞬间即逝。「不知道你会过来。」雯穿着一件紧身背心,里面真没戴胸罩,可能是刚刚洗完澡,她那半大不小(估计有32C)的乳房上挺立的两个乳头在紧身背心上突出两个尖尖的痕迹,底下穿着一条热裤,好一双修长的腿。雯有点不好意思的说。

  露:「雯,你来冲茶。我也去洗澡。」拿起放在床上的衣服进了洗手间。「还是我来吧。」我赶紧烧水冲茶。

  目光漫无目标的扫描着房间,床上堆着几件衣服。看到我目光看着床上,雯转身赶紧把床上的衣服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。但还是让我看到了她那一件红色的蕾丝胸罩,薄薄的。

  露洗完澡,水也开了。冲茶、喝茶、聊聊家常。

  露:「你怎么不把老婆也带出来旅游,是不是单独出来方便点?」「她跟我来过几次,不想来了,跟孩子到北方去看雪了。」「你们老公怎么不跟着你们来,放在家里你们放心?」露对我使了一个眼色。我也会意的不再追问。

  闲聊了一会,同室的团友回来了,找我拿钥匙开门。见时间不早了,跟姐妹俩告别回房睡觉。

  刚刚睡下不就,隔壁就传来了一声大叫:「啊。」接着听到有人在轻轻的说着话。开始也没在意。不一会隔壁又传来了唧唧呀呀的哼叫声。「哦哦,老公···轻······点,你的鸡···巴今晚···好硬好大···啊。」「啊啊,别···咬我···的···豆豆。」「老公的鸡巴好吃吗?老婆。」「好吃,我最···喜欢吃···你的···龟头。」「呜···唔······。

  」深夜的叫床声穿透力极强。

  隔壁的夫妇在做功课,应该是刚刚开始在69口交着。「啪啪啪。」隔壁又传来了肉体碰撞的声音。「啊啊啊···啊···,操我···我的逼···痒···,老公······快点,用你的···大鸡吧插···烂······ 烂···我的···宝贝···。」啪啪啪啪,碰撞声接连不断。大概过了有20分钟左右。随着女一声尖叫「啊啊啊啊。」男的喘着气继续噼噼啪啪的抽插声:「嗯······嗯···啊啊···啊啊···。」男的几声闷叫。

  一阵悉悉索索的整理声后,很快又恢复了夜晚的宁静。

  接下来的两三天,大家有说有笑的一起旅游购物,我也给老婆儿子、老板娘、老板的女儿买了点手信。也显示出点绅士风度,有时也帮姐妹俩拎东西。

  第四天,到了芭提雅。白天都是些传统的节目。晚上上游轮吃饭、喝酒、看人妖表演。雯坐在我的右边,再过去就是露。雯穿着白色紧身背心,里面是一件红色蕾丝胸罩,下面穿着黑色短裙。

  人妖表演完了之后就下来跟游客一起玩耍、拉着游客一起跳舞狂欢。

  我们几个还是在座位上喝着酒,几个人妖过来,从背后搂着我们闹着玩。用她们丰满的乳房紧贴着我们的头,把姐妹俩吓得哇哇大叫。

  你越是害怕,人妖越是兴奋。你不摸她,她还不高兴呢。会让她觉得你认为她不够漂亮妖艳。

  一个妖艳的人妖对着我说:「你看你老婆,那么害怕,你怕不怕。」「不怕,干嘛怕你们。」说着我一手把妖妖胸前的礼服往下一拉,露出了妖妖两颗豪乳,在豪乳上摸了一把,妖妖高兴的捧着豪乳,用手挤了挤奶头,竟然还射出了奶水(应该是激素用得太多了),使劲的用双乳碰撞我的脸。说真的,我的头都被撞得有点晕晕的。

  妖妖侧身坐到我的腿上,侧对着雯,伸手摸了雯的脸,趁雯不注意,还偷袭摸了一把雯的胸部,我见到雯吓得往后退。笑着伸手拉着雯的右手说:「雯姐,她摸你的,你也摸摸她的。」说着就把问道手拉到妖妖的丰乳上,雯也笑着轻揉了几下。妖妖兴奋的拉着雯的左手,我趁机伸出右手搂着问道腰,把她拉起来跟妖妖抱在一起。妖妖和雯打闹着,露在一边笑得合不拢嘴,身后是一个妖妖用乳房顶着露的头,双手伸到前面摸露的乳房。

  嘿嘿,变成了我的双腿上坐着妖妖和雯了。因为是穿着短裙,经过这么一打闹,雯基本上是像把裙子掀起来坐在我的右腿上,冰凉冰凉的,感觉到就是雯的屁股贴着我的大腿坐着。这样子的刺激,我想也是大小狼们梦寐以求的吧。

  妖妖搂着雯起身用屁股对着我坐了下来,做了几个背入式的动作,嘴里面还哼哼的发出爽叫声。又搂着雯转过来,把雯按坐在我的腿上,我的双手扶着雯的腰,好像我在操雯一样。雯尖叫着挣扎着。

  妖妖坐下来觉得是在闹着玩,没啥感觉。可雯坐下来时的感觉就是有些异样,鸡巴也一下子就硬了。露这时也笑得用手拍打着我。我也觉得不能再闹了。就对妖妖说:「好了好了,别再闹了。伸手掏出几张一百泰铢,给过来玩的几个妖妖,一人一张(其实是给多了,当时的行情价是一人20泰铢就行的,我把露和雯的小费也给了。无所谓了,大家玩得开心就好)。

  妖妖离开后,大家又重新坐下喝酒,雯坐下时用手掐了我的大腿一把,趴在我耳边说:「源,你好坏啊。」「我跟妖妖玩?」「雯姐的豆腐你也吃。」说着用手拍了我还硬着的鸡巴一下,转过头跟露说着悄悄话。

  泰国的天气说变就变,有时会突然间下起雨来。回酒店的路上,下起了一阵阵小雨。下车上楼去的时候大家都有些酒意,雯双手左右勾着我和露,几个人左晃右荡的走着,隔着背心感觉到雯柔软的乳房摩擦着我的手臂,伸手搂着雯的纤腰走入了电梯,雯的手也搂着我,面对着门,背靠着梯间,手松开雯的腰,摸到雯结实的屁股,捏了一把,雯把屁股压住我的手。我也不再捏她的屁股,手就一直被压着。没被坚决拒绝就是有机会。

  刚才摸雯的屁股时感到只是隔着裙子,没有摸到内裤的痕迹,估计是穿着丁字裤,怪不得刚才坐我腿上时觉得冰凉冰凉的。

  出了电梯,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间。洗完澡,倒头就睡。隔壁又传来了叫床声,不再细说。

  第五天,团友们坐快艇到一艘船上去玩降落伞,再到一个小岛上去吃海鲜、游泳。坐快艇时,我跟姐妹俩说:「你们坐到最后面去吧,不要坐在太过靠近快艇的前部。」自己就站在快艇的最前面,抓着快艇的栏杆。几分钟后到了船上,玩了一会降落伞后又是做快艇到了小岛上。

  到了岛上,买了一些工艺品后准备下水游泳了。露说:「你们去吧我给你们看管东西。」「你不下来一起玩?」「我下去的话得杀出一条血路。」换了泳裤出来,一看雯也换好了泳装。把我看得都流口水了。雯换了一身红色三点式泳装出来,小小的两块布没能包住她的双乳,边上露出白白的乳房,中间是一道浅浅的乳沟,扁平的小腹没有一点赘肉,泳裤是两边用小布条绑着的,打了两个蝴蝶结。

  我问「你会游泳吧?」「不会,你会吧?」「当然会了,你擦点防晒露吧。

  」

  雯接过我递过去的防晒露,把裸露在外面的身体擦了起来。又弯下腰擦双腿。弯下腰时双乳朝下,倒着垂吊在胸前,乳基不大,不过就是够挺。

  双眼顶着看着雯擦防晒露。雯抬头见到我顶着她看,显得有些不好意思:「看够了没?」你不会游泳那得租个泳圈,赶紧转身租了一个泳圈,踩着雪白的细沙(海里面的鱼吃了珊瑚礁后排泄出来)和雯一起慢慢的朝着清澈见底的海走去。

  两个人在海边嬉水,玩了一会,边玩边往水深处走去。到了差不多齐胸深的时候,雯开始站不稳了,只好扶着泳圈学着游泳,可脚怎么也抬不起来。「源,怎么我的脚抬不起来啊?」「还是我来教你吧。」说着我把泳圈上的绳子套在身上。抓着雯的手拉着她往后退,让她双脚打水。

  一个海浪大了过来,雯呛了一口海水,站了起来,一手扶着我的肩,一手擦着脸上的海水咳嗽着。借机用手拍打雯的光滑后背。雯扭动身体用手把我的手推开。

  「还是到那边风浪比较小的地方去学吧。」说着拉起雯往旁边较为人少而且风浪比较小的地方走去。心想着脱离露的视线。

  雯停下来,双手撑着泳圈往上跳,想要坐上泳圈。跳了几下还是没能上去。

  「要不要我抱你上去。」「去去去。你又想吃我的豆腐了。」没法只能帮着把泳圈使劲往下压,让雯坐了上去,把绳子斜着套在雯的身上。

  「把我推过去。」嘿嘿,双手推着泳圈慢慢的边游边推,雯用双手朝我拨水,双脚也踢打着水。趁着雯闹着玩的机会,抓住雯的脚腿。雯不再抗拒,让我抓着她的脚腿推着游。雯躺着泳圈上闭着双眼,任由我推着。胸前两座小山一起一伏的。湿了水泳衣上有两个不大的突点。雯的双脚偶尔也会碰到我的肩膀。

  到了风浪较为平静的地方,停了下来,站在齐肩的水里。潜下水去,透过清澈的海水,看到了雯圆圆的屁股被泳裤包裹着,泳裤有点勒着雯的大腿间。露出水面,手从水底下摸了雯的屁股一把,把雯吓了一跳,滚下了泳圈。雯个子有165,没能够着海底,双手拍打着水,脚也乱蹬着。伸手把雯抓住拉了过来。雯双手捶打着我「源,你使坏。」双脚乱蹬。

  趁机伸手搂着雯的纤腰。雯伸手搂着我的脖子,眯着双眼,脚也不再乱蹬了。把雯搂在胸前,肚皮贴着肚皮,一手托着雯的屁股,吻了一下雯的嘴唇,雯的双脚盘着夹着我的腰,鸡巴隔着泳裤顶着雯的阴部。雯微微的张开小嘴,跟我亲吻着,松开搂着腰的手,往回缩揉着雯的乳房。雯的乳房不算大,刚好一手掌握着。雯微微的颤抖着,嘴张得大大的,使劲的吸吮着我的舌头。手把泳衣往上一推,手直接握住雯的乳房。雯轻轻的:「嗯。」嘴吸吮得我的舌头有点疼。手指轻轻的捏着雯黑豆般大小的奶头,雯扭着屁股,嘴里发出嗯嗯的哼叫声。托着屁股的手使劲的揉着雯的屁股,顺着股沟摸到雯的两腿间。雯倒吸一口气,发出:

  「哦。」的一声后头趴在我的肩膀上。用手扒开雯的泳裤,揉着她的双腿间,手指在肉缝中间揉捏着,指头抽插着雯的肉穴。雯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头向后仰着,轻咬着嘴唇。雯抬起身子,嘴巴贴了过来,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一手伸到底下,揉着我的鸡巴,眯着眼边揉着我硬硬的鸡巴边吸吮着我的舌头。

  正当我们俩缠绵着的时候,一阵阵海浪打了过来。吓得雯啊捂着脸大叫,把泳圈套着雯。转头一看,原来是有人开着摩托艇和香蕉船快速的从不远处转过。

  激起了阵阵海浪。

  雯羞涩的低着头,整理着泳衣。红着脸轻声道:「该回去了。」回到岸边,露正躺在太阳伞下的沙滩椅上,戴着墨镜。见到我们回来了问道:「跑哪里去了?一下子就看不到你们。」「怕我把雯姐拐跑了啊?」「你敢。

  」抓起身边的细沙朝我仍了过来。

  我和雯拿了衣服一起去冲淡水。露也跟着回到竹棚底下休息。

  三两下就冲完换了衣服出来,抽着烟等着雯。过了一会,问出来了,湿淋淋的头发披在肩上,见到我在外面等着嫣然一笑:「走吧。」我靠着雯的耳朵:「舒服吗?」雯伸手掐一下我的腰:「再闹不理你了。」买了三个耶青,一人一个喝着。其他的团友也陆续的回来。大家开着玩笑等着回程的船。船终于来了,坐车回到芭提雅的酒店,导游让大家回房间休息一会等着吃晚饭。晚上是自由活动时间,导游又使出他那三寸不烂之舌,让大家今晚一起去看成人表演。

  我问姐妹俩「去不去?」露:「去,怎么不去。难得来一回,不看不是浪费时间嘛。」熟妇就是大胆。听着露的大胆的说,其他人也跟着附和着,把导游高兴得一个劲的说:「谢谢谢谢。」回到房间,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事,一幕一幕的重现眼前。想不到看似文静的她竟然是热情似火。不觉间人也放松着入睡了。

  【完】